哭唧唧想肉吃的我

杂食,主欧美圈 法扎圈 米老师卷老师女友粉

【一年生】【KA】莫名其妙爱上你 (肉味小甜饼!)

对于KA没啥特别想交代的

明年的话来个三年生小孩好不好?
救救老年学畜。

这份粮口味偏甜
莫名其妙的小三轮

就酱紫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36881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C979BF9F-1F1F-4140-9FE2-573605AC849716819infoc&ts=1536648317484

【看不了的话见评论哟】

【TSN】【EM】falling out of love【一脚油门冲上高速公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55622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C979BF9F-1F1F-4140-9FE2-573605AC849716819infoc&ts=1532964379888

【TSN】【EM】一个虐点离奇消失的EM!!

     EM 
    来自虐点消失的我
    下一p打算剪甜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46264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C979BF9F-1F1F-4140-9FE2-573605AC849716819infoc&ts=1529851746474

【TSN】【EM】甜蜜的小混蛋(下)

     Wardo以为Mark再也不需要自己为他做任何事情,然而并不是。

       
       Wardo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试着不去看沉默着的Mark,笑着说:"hey,Mark,我,我得走了,看起来外面像是快要下雨了。"
       他笑起来像是要哭泣一样惹人心疼,但是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为他着迷的女孩儿,而是一头卷毛乱七八糟表情仿佛突然死机的电脑的Mark,而且他一点儿都不打算抱抱这个可怜的男孩子,事实上,他才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Wardo慢慢向后走了几步,然后抬起了手臂做了一个仿佛everything is ok的动作,接着他就转过身。
      他就要离开这个房间了。

      "No!Wardo!"

      Wardo停下了走向门口的步伐,他停了下来,并且突然间开始浑身颤抖。

       "Wardo!"

       Mark又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

       "Wardo,你是想要离开我了吗。"Mark的声音也同样颤抖着:"是的,你喜欢我,你要离开我因为你觉得我他妈的根本没有办法给你答案是吗。"

       "因为我看起来他妈的是该死的这么的直男,还是个宅到爆的宅男,所以你连坚持一下都不愿意吗,Wardo,你可真是个胆小鬼。"
       "你要是走出去,你他妈就再也别想让我开门放你进来,然后给你一个像那个雨夜一样的拥抱…"

      然后他就被从门口冲过来的Wardo,一整个抱在了怀里。

      准确的说像是整个托在了怀里,Wardo抱着他的臀部,将他整个儿托举了起来,像是在抱着一个孩子。
      他们俩给了对方紧紧的,密不透风的,带着失而复得一样感情的拥抱。

      直到Mark继续开口了。

     "hey…Wardo,我还以为你真的准备走了。"
     "听起来你好像是很期待一样。"

      Wardo抬起手臂将重量转移到腰部,这样Mark就可以骑在他的腹部了,然后手臂搭着他的肩膀,像个小树袋熊挂着桉树一样挂着他。

      空出来的手捧住了卷毛小混蛋的脸颊,Wardo看着他的湛蓝眼睛,里面盛着自己。

      "我不会走的Mark,就算是今晚,我可能会在你宿舍门外呆一晚上,你拒绝了我的话,我说如果。"
      "你刚刚真是彻底伤透了我。"

      "fuck you Wardo,你才是那个混蛋!"Mark瞪大他的蓝眼睛,"你一点准备都不给我,我怎么知道怎么说出我心里的想法,我他妈的刚刚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好的!给告白了,我他妈的一分钟之前还是个直男!"

       Wardo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笑到眼眶都发酸,他的胸膛里有什么就要跳出来了,而之前它只会随着这个小混蛋的一言一行而跳动。

      "And l will going to fuck you。"
     
     车票在这里!
     https://shimo.im/docs/nkA12iROQn0rWbzi

    要是石墨点不开,下面还有微博链接!
     

【TSN】【EM】甜蜜的小混蛋(中)

       过渡章,下章保证开车!!!
      
        本章几乎都是Wardo独白。
      
       
       被捧在Wardo双手之间的毛茸茸脑袋被迫和他对视了半晌。

       一时间,wardo也愣住了,没错,是的,他说出来了,本来他想等一切平静下来,等心情整理好,再向他最好的朋友袒露他的心意。

       但是他还是说出来了。

       犹大在上,他现在感觉胸腔一片火热。

      他想低下头来亲吻绒毛脑袋的红通通的嘴唇。

       这么久以来,关于他为什么可以无条件的容忍Mark小混蛋的所有恶行,关于Mark每次浪费他时间时导致他怒上心头,结果在和那双碧蓝海水般的瞳孔对视后,所有的怒气都会烟消云散,几乎愿意花上所有的时间去陪伴他,接住他无聊又难缠的幽默元素,照顾他的日常…等等种种。

      其实答案昭然若揭,只是他从来不愿意面对,他自己都在欺骗自己。

       他爱上了自己的好友,全哈佛闻名的小混蛋Mark,他最最好的朋友。
    
       "hey,Mark,听着,你听见我说的了,我爱你。"

      "我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满头乱七八糟影响形象的卷发,尽管他们摸起来是这么的柔软。"

       Wardo抚摸着Mark的头发,将一头乱乱的卷发弄得更乱,它们看起来非常倔强,事实上在wardo的手里溃不成军,柔软的发丝摸起来像是女孩儿精心护理过一般讨人喜欢,也像偶尔听话的它的主人。

       "还喜欢你每次讲你那莫名其妙的笑话的时候,明明该死的让人要想很久才能理解,但是你却在那之前笑的像个混蛋,Mark你有一对酒窝你有发现吗?"Wardo捏了捏他的脸颊,又摸了摸酒窝的位置。
       真可惜,Mark现在完全没法儿露出它们。

       可怜的高智商计算机天才像所有被同性好友告白的直男们一样,完完全全的愣住了,甚至高速转动的大脑都没法消化Wardo所说的句句深情。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Wardo失恋以后因为遭受打击所以可以理解的所作所为的范畴了好吗!Mark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无助,这比他第一次被直男强吻还要令他无所适从,所以上次遇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他动手了吧?
    
       可是,这可是Wardo,他根本没法下手去揍他那张温顺英俊的脸蛋,他们该死的三分钟之前还是他认为的全哈佛最好的兄弟。

       "抱歉,Mark,我根本没有办法,再这样下去我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继续把你当成,我的意思是,我最好的朋友,对吗,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说出来了。"

      "如果你不愿意接受,Mark,我可以选择离开。"

      "我明白这很难接受,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Mark。"

       Wardo等了很久,久到他已经松开了抚摸Mark脸颊的手,久到他觉得面前的卷毛似乎已经在神游天外,久到他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勇气,而似乎他已经得到了他的答案。

       这个卷毛小混蛋在沉默,而沉默代表着无声的抗拒。

       也许这就是他的答案。
    
      尽管Wardo清楚的认识到这其实是必然的,只是他在坦白一切之前,并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甚至可以说,卷毛小混蛋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牵动到他最敏感的神经,他已经处于跨越那道线的境界点。
     如果Mark愿意,他甚至可以立刻带着他闯所有加州的红灯去领结婚证书。
     他是如此的…如此的一败涂地。

     而他愿意为Mark做一切,只要他想。
     Mark已经不再需要了。

   
     
    
         
         

【TSN】【EM】甜蜜的小混蛋【上】

       激情码字,深夜吸卷西吸到亢奋的自割腿肉。
      主要人物有NTR情节,人设不用完全带入TSN,略有改动。
      Mark何尝没有把他Wardo当成最好的那个朋友呢。
       

       Mark Zuckerberg是个混蛋。
      就包括公认的好好先生Eduardo,也没有办法否认这一点。

      自从大一和Mark认识开始,身边所有人,包括Mark的三个室友都无法理解他们的友谊,Mark语速永远快的惊人,思维跳跃,逻辑比常人强且密度大,普通人很难追逐他的想法,而他从来不会体谅普通人,生活习惯极差,不修边幅…
      而Eduardo简直就是他的镜面,反应出了他的所有缺点,他们本不应该在一个世界。

      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最最好的,朋友。

      事实上,wardo也不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他来自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家庭美好氛围和适当的教育的造就了他从小就是一个含蓄而温暖的绅士,他待人真诚又体贴,大方友善是所有人对他的印象。
      他本以为他对Mark也是这样,和他的众多朋友一样,也可以说,泛泛之交,偶尔派对需要时会call他,见面问候,帮忙的话,whatever,其实好好先生也会看心情。
      但是Mark无疑是他在朋友问题上碰到的大麻烦,这个小混蛋永远有办法打乱他原本的行程,其实这有够让他头大的,天知道他如果有一门拿到了b,他会不会被严厉的父亲拒之门外。
      只是每次他终于按耐不住,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小混蛋吮吸着甘草糖并且用无辜的眼神默默看着他的样子,总能让他立刻冷静下来,
      然后视线就会不由自主的追逐小混蛋吮吸甘草糖的舌头,诱人的鲜红且灵活的要命,只是甘草糖可不会因为这样的吮吸力度而轻易融化,他的舌头和他的头脑一样灵活,只是他聪明的大脑似乎没有发现甘草糖似乎并没有融化的迹象,就转过头去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真奇怪,这个小混蛋的皮肤明明这么苍白而又病态,嘴唇却红如此鲜活,吮吸甘草糖的舌头又那么可爱,真是诱人的让人想要亲上去尝尝他嘴里的味道,是否除了甘草糖还有小混蛋本身的甜味?

      "Wardo?"
       房间里传来小混蛋的呼唤。
       Wardo从沉思里猛然回神,他这才发现Mark正用他那双亮晶晶的puppy eyes盯着看他,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怎么了Wardo?是在想她吗?"
       Mark说的是Wardo的前女友,一个性感的亚裔女孩,她热情奔放,愿意把全身心交给Wardo,他们上周刚刚确定关系,很甜蜜的一对。
      结果这周的一个雨夜,寝室的大门突然被敲响,而那个点自然只有勤奋的未来社交网络CEOMark埋首电脑前,而这份幸运自然降临在了他的身上,Mark本来想装作没有听见,可是该死的,Wardo这个点来找他,说不定有什么新想的好算法要和他分享呢。
      他从椅子上弹起来,冲向了大门。
      迎接小混蛋的是Wardo面带哭容的脸庞。

      Wardo什么都不愿意说,只是说他们完了,彻底结束了。
      Mar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迎面接住了他的好友的拥抱,他浑身湿漉漉的,就像他雾蒙蒙的眼睛一样,他的好友Wardo看起来真的很沮丧。
      对哄女孩一窍不通的Mark自然无法给他建议,只是破天荒的结束了通宵,主动给那一张本人几乎没有使用过的单人床,铺好床单理好枕头,又从Sean床上抢来一个抱枕,Sean哼哼唧唧的说明天要吃光他的甘草糖。
      弄好一切的Mark回头看向Wardo,他们俩对视了。
      Wardo终于进了室内,他的眼神不再是雾蒙蒙阴沉沉,而变得和Mark桌上的暖黄色台灯一样,重新燃起了光芒,只是亮的有些过分,而这倒眼神就这样追逐着他的。

      就像现在一样。

      Wardo从沉思中抬起头以后,就一直用那晚的眼神看着他,Mark后背有些发凉。

     他从椅子上弹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去洗澡。

     "不,Mark,其实,我有话和你说。"

     "你,你说吧,我在听…"

      Mark局促的扯自己的衬衫下摆,今天早晨他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咖啡,非常不幸的是,他的运动短裤直接宣布阵亡。
      他本想在衣篮里再找一件稍微干净点的换上,但是他的代码思维转的永远比日常快,就在思考去哪里找条新的同时,他就想出了一条比之前更精妙的推算。
      之后他就这样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衫过了一整天,直到晚上Wardo从图书馆回来,悄无声息的坐在他身后看了好久的书,才被他发现。
     
     
      "你知不知道…"Wardo慢慢走过来,拿下了他揉搓衬衫下摆的手。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他妈该死的性感,Mark"
      干燥温暖的手掌从衣摆下面伸进来,摸上了腰侧的皮肤,而Mark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猛的打了个寒颤。
      "不,Wardo,我并不冷你不用…"
      "你看,你刚刚在发抖。"Mark感受到Wardo的手顺着腰线慢慢向上抚摸,接着来到了单薄的胸膛。他可没有什么胸肌,Mark都搞不清楚这时候自己在想什么,但是管他呢,还有比这更糟的吗。
      Wardo把自己当成了他的一周女友,并且上下其手,也许Wardo还没有都出失恋的阴影,也许他想从自己找回一点原来的感觉,Mark打算用这种说法来安慰自己,不要对Wardo越来越越轨的手太过在意,我们是朋友,安慰朋友是很正常的。

      而此时Wardo的双手已经熟练的开始揉捏起了Mark可怜的小屁股了,像是在揉搓一个面团,但是手法和面包师父根本没有关系,他像是先把它揉散一般用力,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指痕作为标记,然后就是顺着臀部向腰线滑动,Mark的腰臀线条比想象中的还要性感,这个小混蛋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衬衫有多不合身!不合身到像是偷穿了男友衬衫的小东西,走路的时候就衬衫都在腰间晃荡,Wardo敢打赌,Mark的腰绝对可以打败波士顿大学的绝大多数女生,它应该被牢牢掐在手里,就算被撞到浑身颤抖,忍不住扭动,他是如此适合被干这种事。

       但是现在,他有些话要说。

      "Mark,我必须告诉你一些事情"

       Mark终于从他手中挣脱开来,他惊慌的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好朋友。
       Wardo平静的说到。
      "其实我和她分手,是因为你。"

      "Wh,What?"

       Mark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好友。

     "我有对她说过什么吗?
      比如你们说过的很过分的那种…或者那个女生评分测试上有                  过些什么惹她不开心,不,应该还有别的,不会的"
       见Wardo一直摇头。
       Mark难以置信的喃喃到:"难不成她是因为爱上了我…"
       Wardo忍不住笑出了声,Mark瞪了他一眼:"hey."
      "不,Mark,"Wardo捧起了眼前小混蛋的脸,"就算你以前做过些什么,她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只是现在,恐怕会了。"

      "Mark..l like you."

      "l am  s o  like you."
 
     
     
     

关于Mr Graves先生的童贞问题(4)

       让人意外的是,没过多久部长先生就遇到了麻烦事儿,
       让他对自己扔纸条行为后悔不迭的麻烦事儿。
      

       这无疑是一个让人心情十分愉悦的早晨。
       繁华的曼哈顿街区以及与外界纷扰完全隔绝的企业的高层部长办公室,都让Graves感到格外的惬意。
      恰好今日是企业员工自由交流日,前段时间让整个公司忙成一团的大事情终于尘埃落定,而对方今天也将派遣员工前来考察学习。
      今天的公司里是不会有人像往常一样埋头苦干的,Graves想,他们从一周前就开始讨论,对方公司里那些也许会派遣前来考察的充满英伦风情的靓丽女孩和健康结实的男孩们,商量着怎样获取联系方式之类。

     异国美人永远让人欲罢不能,他必须体谅他的部下们。
     不同于部下们的难以抑制的激动,
    Mr Graves对英国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甚至兴趣也谈不上,特别是上次塞了纸条给他的Mr Grindewald,让他对自己的外貌怀疑了很长段时间。

    耶稣在上,他自认为他应该会更讨女孩喜欢一些?

    单身多年的他甚至连酒吧都极少流连,他的私人医生也曾建议他多尝试性生活,多年禁欲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好处,况且他拥有如此讨女孩喜爱的性感面庞,却俨然将自己活成虔诚的基督徒…为心目中的上帝而守身那般。
    Graves不为所动,比起性伙伴,或者说炮友?他更愿意寻求一个陪伴他一起生活的人,他热爱生活,另一方面,或许是家族给予的传统理念,他愿意等到相伴一生的那个人,哪怕为她一直保留自己的纯洁,哪怕他已经不再年轻,甚至鬓角还调皮的生出点点灰白…
      他就是这样,他是倔强的珀西瓦尔。
     
     打断倔强珀西瓦尔思绪的是一通刺耳的电话铃音。
     Mr  Graves很奇怪Tina突然的玩忽职守,他抿了抿嘴角,还是拿起了电话。
  

   “好久不见了,部长先生,surprise!”

     这个混蛋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欠扁,非常的得意而又轻浮。

   “自从上次非常愉快的见面之后,非常想念您的蓝山咖啡,想念的不行而您似乎忙于工作并不打算主动联系我,所以…”
    “特地和我的员工一起赶来…”

   “部长先生,我要不经过你的同意,进来了哟…”

  有可爱的小哥哥或者小姐姐愿意割爱给我个机会收到如图的手账吗?
  实在找不到地方求购了,某宝某鱼全都断货,入坑太迟连分装都买不到,简直奇惨无比
  如果出一些分装也是可以哒
  猛虎落地式跪拜同好们了!

【GGPG】Graves先生的童贞问题(3)

内容涉及r18/迷jian

     “虽然非常想与你讨论关于我们精彩的毕业舞会,但是事实上,我并不是剑桥的学生。”
     “Mr Graves先生…您看起来似乎有点失望”
      “……”
       部长先生略微的愣了一下,当然,这种表情转瞬即逝,随后他紧紧的盯住了眼前Grindewald带着迷人微笑的面孔
      “不不不,我可没有什么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什么的,抱歉,您的表情看起来是这样的。”
      “不过事实上,其实我对部长先生露出这种表情的原因非常好奇,难不成,您还真的有一个剑桥大学毕业的同学的相貌与我如此相像?愿闻其详?”
      
     “Mr Grindewald先生,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事实上,我的母校曾经有一位Mr Grindewald…他是全校的骄傲,所有人对他的印象都非常深刻…”

       Graves抑制住了很奇怪的感觉,在他说话的过程中,对方单手撑着下颌,探究的眼神一直未能从他身上移开,脸上的固有的微笑仿佛带上了一丝危险的成分。

     “如果有幸可以听说他现在的事情,恐怕他所取得的成就和您也是平分秋色吧。”

     “这恐怕就是上帝的意思吧,部长先生,让从素未谋面的两人相遇,却仿佛注定一般。”

       Mr Grindewald收回了探究的眼神,这无疑让Graves松了一口气,那样的眼神玩味且充满了上位者的戏谑,让许久没有感受到上层压力的Graves无法不感到锋芒在背,危险,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对自己开始拥有了某种兴趣,各种意义上的。
      
      谈话并不能说很愉快的结束了。
      Mr Grindewald在接完一个听起来很急的电话以后,终于站起了身,在那之前,Graves和他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学校生活,他似乎对剑桥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在讨论到一些剑桥学生都熟悉的场景时,Grindewald露出了非常奇怪的神情,让Graves感觉他仿佛一个健忘患者,并且之前曾经有人向他说起过关于这些,只是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否有印象…
   
    “您真的是非常友善的人,Mr Graves”
      临走前,Mr Grindewald并不打算放过可怜的部长先生,他抬起手意欲和Graves为这个访问握一握手作为句号,部长先生毫无防备的握住了他。
    
    “……”
     这他妈的是什么…
     撤回手以后,手心里多出了一样东西。
 
  “Lovely percy”
  “My private telephone …… ”

    眼前的男人冲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体贴了带上了门。
    ……
  

     Graves无力的将纸条揉成了一团,投进了垃圾桶。
    该死的英国男人,他到底是哪一点看起来像个基佬……